沈阳毒品律师logo

沈阳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沈阳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沈阳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沈阳破海洛因第一加工厂 8个月造1200万元毒品

时间:2019-03-01 12:45:43

  一起涉及毒品研发、制造、销售“一条龙”、涉案人员达数十人的特大制贩毒品团伙近日在沈阳覆灭。这一团伙掌握着3处毒品加工厂、每天制造约2000支海洛因勾兑液,8个月制造毒品市值达1200万元……毒贩们称之为“海洛因第一加工厂”。

  透视这一公安部督办大案,可以看出毒品犯罪的新动向。

  瓶装“矿泉水”牵出“海洛因第一加工厂”

  “一个小小的矿泉水瓶,谁也想不到它的背后却是一条制毒贩毒的"大鱼"。”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的探长张龙对记者说,2007年3月26日,警方在沈阳长白地区发现一个叫聂兵的人在贩卖一种特殊的“矿泉水”,检验结果证实这种“矿泉水”是一种勾兑海洛因药品。

  经过一个月侦查,警方发现了聂兵的上线,是一个叫迂飞的人。警方顺藤摸瓜,找到了遥控迂飞的人刘巍,随着对刘巍的跟踪,发现了刘巍设在沈阳郊区的3处毒品加工厂,同时也发现了负责给毒品加工厂提供配料的沈阳南六药品批发市场的两名药贩子。

  2007年9月1日,沈阳警方将迂飞抓获,同时抓捕了刘巍及毒品加工厂的负责人和负责提供配料的药贩子,一举端掉了位于东陵区王滨乡、于洪区造化镇、沈北新区虎石台镇3个制贩毒点。根据迂飞的交代,警方又南下广东、福建,将负责向沈阳毒品加工厂提供海洛因的两名毒贩抓获;缴获海洛因勾兑液1万余支、成品海洛因勾兑液20余公斤(可装瓶1万余支)、海洛因10克、加工厂配制的K粉(氯胺酮)20克,缴获毒资70余万元、运送毒品车辆2台及大量的毒品加工设备。

  “海洛因第一加工厂”的内部解剖

  走进这个号称“海洛因第一加工厂”就会发现其结构完整、组织严密、分工明确。

  37岁的刘巍早年因伤害罪被判刑,他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个制毒、贩毒分子,很快就学会了海洛因勾兑技术。出狱后,刘巍投资30多万元,在沈阳郊区的三个地方建立毒品加工厂,专门从事海洛因勾兑。

  36岁的无业人员高宝璠是刘巍的“技师”,在东陵区王滨乡设一个点,专门负责将海洛因制成勾兑液半成品,然后再将半成品交给在于洪区造化镇的侯瑛,由他进行再次勾兑、沉淀和过滤,最后将成品交给沈北新区虎石台镇的张朝刚,由他进行装瓶封瓶完成最后一道工序。

  据刘巍交代,37岁的张朝刚封瓶技术熟练,一天能够封1000多支,为此,刘巍每月给张朝刚开“工资”1万多元。“我这样将生产过程分段进行,目的就是不让他们掌握完整的勾兑技术,以便达到我个人垄断的目的。”

  原料采购和毒品销售,刘巍则完全交给了迂飞。迂飞先是负责到珠海等地购买原料,再转道福建运回沈阳,交给毒品加工厂加工。沈阳南六药品批发市场有两名女药贩子专门负责向加工厂提供配料。海洛因勾兑液生产出来后,迂飞再负责将货分送给5条下线。这5条线占据了沈阳海洛因勾兑液80%的市场,5条线再通过其他下线最后卖给吸毒人员。此时,一支海洛因勾兑液已由成本不到10元升值到每支60元。

  宣传干事蜕变成“毒师”

  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大队长关铁宏介绍说:“在捣毁毒窝的过程中发现,刘巍犯罪团伙一面大量生产传统毒品海洛因加工液,一面抓紧研制新型毒品,而主要研究人员就是犯罪团伙的"技师"高宝璠。”

  警方在抓捕高宝璠的时候,发现了数本学习笔记,上面记录了冰毒等新型毒品的制作工艺和方法。这期间,刘巍从网上发现宁夏银川有人兜售新型毒品制作工艺,便派高宝璠赶到银川拜师学“艺”。

  在网上号称已经掌握新型毒品制作工艺的人名叫张金龙(已被捕),43岁的他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企业任宣传干事,后来下海经商。记者在沈阳警方收缴的张金龙从网上下载的材料上看到麻黄素黄碱的膜法处理研究等上百种有关资料,在张金龙的电脑网络收藏夹里发现了很多有关制毒、贩毒的网站,经过在网上收集材料进行研究,然后购买原料进行多次实验,张金龙从一个爱好诗歌的宣传干事蜕变成了研究制造新型毒品技术的“毒师”。

  在花了1万元学习两天后,高宝璠回到沈阳开始自己试验制造,由于张金龙没有将工艺全部教给他,高宝璠正准备再次去银川拜师,就被警方抓获,他的制毒梦彻底破灭。

  “海洛因第一加工厂”凸现毒品犯罪新动向

  关铁宏说:“刘巍制贩毒案是沈阳有史以来发现的第一起最成规模、影响最大的制贩毒品案件。这个案件也反映了目前毒品犯罪的一些新特点。”

  关铁宏认为,从这个案件可以看出,毒品犯罪正在呈现网络化、规模化、职业化,犯罪人数增多,毒品数量增大的趋势。犯罪集团有专门提供原料、配料的,有研制新型毒品的;生产领域有专门负责勾兑的、过滤的,有专门负责封瓶的;销售领域有总代理和各个层次的分代理,犯罪人数多达几十人,每天可生产的海洛因勾兑液达2000支之多。

  “这个案件还显示出了目前毒品种类增多,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甚至开始逐渐超过传统毒品的趋势。”关铁宏介绍说,海洛因本是传统毒品,此案的犯罪分子却要将海洛因加上各种配料,使新的海洛因勾兑液比传统的海洛因“劲”更大。而此案的主犯刘巍自己坦白说,他正在抓紧研制新型毒品,因为新型的毒品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吸食人群的广阔性也大大超过传统毒品。此案另一个犯罪分子高宝璠直到被抓时还在研究高纯度的K粉和冰毒等新型毒品。

  中国刑警学院侦察系从事毒品犯罪研究的肇恒伟教授说,从这个案件还可以看出毒品犯罪出现了犯罪形式多样化、犯罪分子成分多样化等新特点。此案中的犯罪分子张金龙在网上传播新型毒品制造技术,是一种新的犯罪形式。从张金龙的身份看,没有犯罪前科,也不像以前毒品犯罪分子大都是无业游民,而是正规大学的毕业生,做过企业宣传干事,是毒品犯罪群体的新成员。

  肇恒伟说,根据目前毒品犯罪出现的一些新特点,公安机关应该在打击传统毒品的同时,加大打击新型毒品的力度,坚决遏制新型毒品犯罪的蔓延势头。此外,由于目前跨地区犯罪、团伙犯罪较多,执法机关应该加强区域之间、部门之间的合作。针对毒品犯罪不同时期出现的新的特点,有关部门应及时掌握新情况、新规律,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有针对性地实施打击。

  2007年,中国警方以打击制贩毒集团、网络和毒枭为重点,进一步加大了对毒品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成效显著。

  12月25日,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刘跃进在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说,1月至11月,中国警方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5万余起,同比上升18%;抓获毒品嫌犯6万余人,同比上升17%,其中逮捕5万余人、起诉4.8万人;缴获海洛因4.2吨,同比下降20.6%,缴获鸦片1.1吨,同比下降32.9%,缴获冰毒及其片剂6.2吨,同比上升2.6%,缴获摇头丸207.5万粒,同比上升4.2倍,缴获氯胺酮5.2吨,同比上升2.1倍,缴获易制毒化学品2838吨,同比上升1.2倍。

  “打击毒品犯罪工作呈现出破案数和抓捕数显著上升、海洛因缴获量持续下降、新型毒品缴获量明显增多的特点。”刘跃进说。

  禁毒工作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兴衰存亡。2007年12月29日,禁毒法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表决通过,并将于2008年6月1日起施行。

  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禁毒法“利剑出鞘”,对禁毒工作涉及的禁毒宣传教育、毒品管制、戒毒措施、禁毒国际合作等方面进行了规范,彰显了我国政府的禁毒决心。

  法律拓展:

  毒品含量对量刑有哪些影响?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1994年《关于禁毒决定的解释》,对毒品犯罪案件中查获的毒品,应当进行鉴定。1997年后,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明确规定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等5种犯罪行为的毒品数量不以纯度折算。但是,实践情况纷繁复杂,完全不考虑毒品含量,可能违背罪责刑相适应原则,难以实现量刑公正。特别是近年来,毒品案件出现一些新情况,使法院量刑时不能不考虑毒品的纯度问题。

  这些新情况主要表现在:

  一、海洛因大量掺假。一般而言,走私入境的海洛因纯度普遍很高,即使掺进非毒品成分或其他毒品,其纯度仍然较高。但近年毒贩为了谋取更大利益,在掺假上大做文章,海洛因大量掺假导致含量过低的现象越来越多。一般来讲,毒品交易价格越低,含量也越低。有的案件从证据上反映出毒品价格很低,经鉴定毒品含量就很低,甚至个别案件的毒品含量仅为千分之几。纯度高的毒品的危害与纯度低的显然不同,前者存在进一步掺假从而扩大传播面的几率,社会危害性也更大。这种情况下,如不做毒品含量鉴定,对纯度高的和纯度低的同样处刑,看似发挥了刑罚严惩的作用,但忽略了被告人行为危害程度的差异,实际上恰恰有失公正。

  二、摇头丸类毒品成分相当混乱。近年来,摇头丸类毒品案件上升幅度很大,占案件总数的10%至15%。从查获的摇头丸的成分分析,大致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标准型,主要是含有若干种苯丙胺类毒品、苯丙胺类衍生物以及其他化学物质相混合制成的片剂。另一种是混杂型,其成分相当复杂,有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大麻、麻黄素、咖啡因、解热止痛药等。在此情况下,以其中一种成分来认定毒品总数并不合理,有必要进行含量鉴定。

  三、出现了较多新类型毒品。如氯胺酮(k粉)、美沙酮、安眠酮、三唑仑、盐酸丁丙诺啡(又名舒美啡)、普鲁卡、苯巴比妥、“卡苦”、“六角”等。对这些新型毒品,刑法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定罪量刑数量标准和明确的折算公式。刑事审判中遇到这些毒品,不做含量鉴定,就不能正确判断涉案毒品的类型与危害性,就难以准确合理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