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毒品律师logo

沈阳毒品律师网
某某律师:135AAAAAAAA
沈阳毒品律师

联系律师

    诚邀一位沈阳律师入驻本站

    入驻咨询:15768875484
    微信洽淡:15768875484
    建站公司:律师名站网
    业务范围:律师网络营销推广、网站建设、网站关键词优化、网站安全托管。

亚毒品“止咳药水”调查:不少青少年花巨款,称每天为此活着

时间:2019-03-01 12:44:22

  手掌大小,白色瓶盖,透明瓶身。一口褐绿色的“止咳药水”(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下去,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时亢奋后,是持久的内疚、绝望,接踵而来的有疾病,甚至还有死亡。

  全国一半以上药物滥用者不到35岁,新发滥用者逐年上升……近年来,止咳药水、新康泰克、曲马多这些诱人上瘾的“亚毒品”,披着“处方药”、“软饮料”的外衣,向青少年群体蔓延,原本阳光明媚的花季,陷入药物滥用之殇。

  几十块钱够“嗨”一次 免费打工只为“喝一口药水”

  “早上睁开眼,如果不喝一瓶药水,这一天就活不下去了。”18岁的沈阳少年小壮(化名)曾重度依赖“止咳药水”,严重时一天喝几十瓶,药瘾发作时躁狂怒骂,到处摔东西,把家里亲戚的钱借了个遍后,还跑到母亲的单位借钱买药水。“当时我都绝望了,幸好在警察的帮助下戒了药水。”小壮妈妈感慨地说。

  “止咳药水”、新康泰克、曲马多……这些被滥用的成瘾药物,很多都是生病时经常用到的处方药物,含有磷酸可待因、盐酸麻黄碱等成分,在非医疗目的下使用,会刺激体内多巴胺大量释放,产生极度兴奋,且容易产生药物依赖性。而成瘾后若停止使用,会全身乏力、情绪低落,除了损害药物滥用者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被业内视为“亚毒品”。

  “亚毒品”坑害的不只是小壮。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联合发布的《国家药物滥用监测年度报告(2014年)》显示,药物滥用者中35岁及以下年龄占51.7%,药物滥用者中新发生药物滥用占10.7%,与2010年相比上升5.3个百分点。

  “与海洛因、可卡因、鸦片等传统毒品相比,止咳药水、曲马多这类药物滥用导致的上瘾问题,对青少年的伤害更为普遍。”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预防管控大队教导员佟强多年从事青少年禁毒工作发现,在吸毒青少年群体中,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的只占10%,冰毒、摇头丸等合成毒品也不是主力,60%以上的孩子都属于药物滥用。

  与传统毒品一克几千几百元的价格相比,止咳药水等“亚毒品”相对价格低廉:一瓶药水几十元就能买到,加之披着“饮料”“药片”的外衣蛊惑,不少青少年都被诱骗。

  可花几十块钱“嗨”了一次后,就会花更多钱“嗨”一次又一次。记者调查发现,因为“嗑药”“喝药水”丢掉工作、花掉巨款的青少年大有人在,有少年坦言“每天只为了一瓶药水活着”。

  替代品仍在合法销售 “地下”交易愈发隐蔽

  2015年5月1日起,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决定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包括口服溶液剂、糖浆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非处方不得销售。各地公安机关也严厉打击违法贩卖止咳药水等“亚毒品”行为,仅沈阳一地就在2015年查处了350名滥用“止咳药水”人员。

  缉毒工作人员走访发现,一些“有瘾”的青少年会去药店买小儿止咳露、惠菲宁等替代品,而这些替代品目前仍是非处方药,里面麻黄碱和可待因含量虽然相对较少,但大量服用也可能上瘾。

  替代品层出不穷,而“亚毒品”交易随着物流渠道的畅通和网络社交平台兴起也更显隐蔽。

  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缉毒二大队大队长王显光表示,现在毒品交易鲜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多通过微信红包转账,不同数量的钱代表不同品类的药水药片,贩毒者把药品放在指定地点,离开后购买者再取货。“批发商之间也是先期微信或支付宝转账,道路错车时开个车窗把药品扔进去,隐蔽性很强,取证难。”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止咳药水”等“亚毒品”成为管制类药品后,只能从医疗机构购得,一些医药代表和基层卫生工作者滥用职权,利用乡村卫生院、社区医院名义,从医药公司截留药品,卖给贩毒人员获利。

  今年6月初,沈阳市公安局破获的一起违法贩卖“止咳药水”案件中,山东济宁、重庆秀山县等地的乡村医生、医药代表,利用职务之便,伪造、套购国家二类管制精神药品,将8000多瓶“联邦止咳露”“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等药品伪装成洗发水、化妆品贩运。

  谨防今天的“药物滥用”变成明天的“吸毒贩毒”

  多名缉毒工作者痛心表示,有些青少年不仅是喝药水的“小马仔”,甚至已经成为贩毒“主角”。王显光表示,自己曾抓到过一名以贩养吸的16岁少年。“吸毒走的是行政处罚法,贩毒就是触犯刑法,性质完全不同,可很多孩子都没认识到这一点。”

  面对各色毒品的侵袭和戕害,佟强等业内人士认为除了公安缉毒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强源头管控和打击力度,尤其是酒吧、网吧等“亚毒品”易现的特殊场所,实施“冒头就打”“不留死角”,相关惩戒制度、解瘾体系也需要进一步完善。“有的地区还没有完全认识到 亚毒品 的危害,抓捕和管控力度不够,导致刑法成本不高尚未形成震慑作用。”

  除了公安机关持续严防管控,来自社会、学校、家长的预防教育也需形成合力。长期从事青少年教育工作的辽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张思宁表示,现在一些防毒教育就是看展览、听讲座,形式相对扁平化、口号化,毒品的社会危害讲得多,个人危害讲得少,未能形成对毒品的恐惧感。“就像每个人都知道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这句口号,可一旦碰了毒品会对身心造成哪些戕害,很多人都不清楚。”

  佟强表示,现在对于新式毒品、亚毒品等知识普及远远不够,很多孩子以为“毒品远在天边”,实际上“危险就在身边”。“如果不及时加以控制,那些滥用药物的青少年,很有可能成为明天的毒贩。”

  “毒品宣传教育不能 一阵风 ,应该形成模式化的常态宣教。”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石建春表示,对于涉世未深、心理和生理发育尚未成熟的学生,潜移默化的教育尤为重要。“禁毒宣传也要讲策略、接地气,与时俱进,贴近青少年心理,避免造成逆反心理。”

  法律拓展:

  毒品数量对量刑有哪些影响?

  毒品数量是决定刑罚轻重的重要情节。刑法分则根据毒品数量大小,规定了不同的刑罚幅度。确定了毒品数量,就可以直接依据刑法分则的具体规定找到对应的法定刑幅度。如果毒品系同一种类的,确定毒品数量的方法较为简单,可以直接相加,累计计算。如果毒品系不同种类的,特别是有新类型毒品的,如何确定毒品的数量就是一个重要而又复杂的问题。目前,我国明确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和麻醉药品已有240多种,我国参加的有关国际公约规定管制的精神药品和麻醉药品更多达600余种,涉案的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但刑法典只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规定了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3种常见毒品的数量标准。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制发的《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进一步对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大麻、可卡因、吗啡、杜冷丁、盐酸二氢埃托啡、咖啡因、罂粟壳等8种毒品,明确了“数量大”、“数量较大”的标准。但是,对于大量的新类型毒品,司法解释尚未规定量刑的数量标准和换算方法。

  不同种类毒品的换算,要求确定某一种类的毒品作为基准物。在美国,大麻是最流行的毒品,市场占有量最大,美国便以大麻作为毒品换算的基准物。在我国,海洛因占80%,故以海洛因作为毒品换算的基准物较为实用。但海洛因本身也有纯度问题,不同地域毒品犯罪案件中的海洛因含量也不同,一般来讲,越靠近毒源地,纯度越高。